当前位置 > 首页 > 诊疗实例

肾癌 | 男性 40多岁

导语:

2014年4月25日,患者G先生在我中心全程安排服务陪同下,赴美国Fox Chase Cancer Center进行手术治疗。在手术难度大、少有国内医生愿意为他做保肾手术的情况下,Fox Chase的医生成功切除了病灶,并为他保留了95%的肾。以下是患者G先生在当地接受媒体采访的报道:





▌ 中国病人的费城抗癌故事
摘要:  在中国癌症治疗尚待发展之时,不少国民开始将目光投向国外。而具有世界一流医院的美国费城便成了他们的选择。
注:  出于对患者隐私的尊重,我们在文中使用了化名,望读者谅解。

在费城的大通福克斯癌症中心,一位来自中国的病人刚刚完成了被国内医生称为不可能的肾部分切除手术。四处求医不得的他,终于在费城医生的妙手之下将困扰自己近两年的肿瘤切除。

“国内对这个病相当恐惧,认为癌症就是绝症。但是美国这边因为存活率高一些,没有那么恐惧,”这位姓G的先生对本报说。“如今我是真的体会到了美国的医疗水平。”

在中国,癌症是所有疾病中的第二大杀手,仅次于心血管疾病。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癌症专刊(The Lancet Oncology)》今年发布的一项报告称,全世界因癌症死亡的人口里,有四分之一来自中国。中国每一百个癌症病人里,有62人因癌死亡。与之相比,美国 的癌症死亡率仅有35:100。

在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过程中,社会对公众健康的关注和投入却远远落后于世界各国。一方面,民众抗 癌意识薄弱;另一方面,政府支出的不足直接导致了中国癌症治疗水平的滞后。《柳叶刀》报告的负责人、哈佛医学院的Paul Goss医生说,中国的国家收入里仅有5、1%被用于国民医疗,而这一部分的资金里仅有千分之一被用于癌症的预防与治疗当中。与之相比,美国的公共健康支 出里有1%的被用于癌症,是中国的十倍。

在中国癌症治疗尚待发展之时,不少国民开始将目光投向国外。而具有世界一流医院的美国费城便成了他们的选择。


▌ 跨国求医,化不可能为可能
G先生的手术难度很高,这是他远赴美国就诊的原因。2011年,他在体检中发现左肾脏有肿块,经确诊为肿瘤后,他就在医生的建议下全部摘除了左肾,试图 一次性地根除癌症。然而,在第二年复诊的时候,G先生的右肾也被检测出肿瘤,而且肿瘤的位置位于肾盂内,保肾手术难度大,少有中国医生愿意为他做保肾手术。G先生随即咨询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拥有中国一流癌症治疗水平的大医院,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很难确保手术成功,成功率只有50-60%。

仅有的一个肾不能摘,而手术的成功率低,G先生一时间进退维谷。与此同时,中国医院和医生对于手术风险模棱两可的结论,以及民间对于“癌症就是绝症”的 迷信,也让G先生逐渐失去了在中国就医的信心。在求医的过程中,他曾通过网络搜索得知了美国费城的大通福克斯癌症中心在北京设有远程会诊中心,并在 2012年初曾经接受过费城专家的会诊。四处碰壁后,他又一次向北京会诊中心咨询。

大通福克斯癌症中心(Fox Chase Cancer Center,以下简称FCCC)位于费城北部的Fox Chase区,是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的指定癌症研究与治疗中心。它是由成立于1904年的美国第一家癌症专科医院——美国癌症医院(American Oncologic Hospital)——和成立于1927年的癌症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合并而成,目前归属于天普大学医院医院医院医疗系统(TUHS)之中。FCCC有着美国顶尖的癌症外科治疗专家,特别擅长于使用保持对器官伤害最小 的癌症治疗手段,该中心对泌尿系统肿瘤的治疗水平更是在美国名列前五。

据G先生介绍,跨越大洋的医学交流比想象中的便利,通过在国内制作的病理学和影像学的资料,美国医生无需面对面交流便可给出医疗方案的建议。而对G先生来说,他们的建议非常清晰。

“医生提供了几种治疗方案供病人选择,对每一种的具体实施手段和利弊讲解的都非常透彻。与之相比,国内的医生在与病人沟通的过程之中,则显得模棱两可,”G先生说。

来美之前,FCCC的医生在2013年底进行第二次远程会诊中发现G先生的肿瘤从1、1公分长到3、9公分。为G先生制定了治疗方案,并明确表示手术成功率95%,G先生终于决定在今年三月赴美手术。

“回顾之前的求医经历,我的感触是中美癌症治疗方面观念差别确实很大。国内的医生是‘摘了肾就一了百了’——没想到并不是这样。如果第一次手术在美国 做,我的左肾也能保住,不会被全部切除,”G先生说。“国外医生会以医术和数据说话,很清晰地告诉你什么样的治疗手段能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而且他们凭借着 过人的医术和治疗经验,尽全力保住你的肾。”


▌ 费城就诊,体验先进医疗条件
其实,由于通讯技术的发达和国内治疗条件的进步,大多中国病人并不需要亲自到美国治疗。G先生由于其手术难度的原因,不得不到来费城。然而这一来,G先生发现费城的医疗条件超乎自己的想象。

“不得不承认,这里的治疗比国内整体高一个平台,”G先生说。

在术前检查后,G先生于4月1日在大通福克斯癌症中心接受了手术治疗。从会诊时便关注他病情的肾癌专家Marc C. Smaldone医生担任他的主刀医生,FCCC的外科部主任、全美肾脏手术的权威Robert C. Uzzo医生也参与了手术过程。

“美国的医疗体系讲究团队合作,除了主刀医生之外,还有麻醉师、护士等优秀的人才组成团队,这方面是无可比拟的,”G先生说。

有一个细节让G先生感受到了美国医生在治疗程序上的严谨。之前在国内问诊时,G先生被要求做过不少CT扫描和PET-CT扫描,但是在扫描之前,医生从 未检测过他的肾功能。据了解,CT扫描需要造影剂,除了本身具有的辐射影响之外,这种造影剂对肾脏有一定毒性,虽然普通人的中毒几率很低,但是对G先生这 样左肾已经被摘除的患者而言,CT扫描有可能会造成肾衰竭,从而进一步危害他的健康。据G先生说,在美国,医生一定会在CT扫描前先检查他的肾功能,而且 鉴于扫描的辐射,会尽量减少使用该手段检测的频率。

G先生几乎不会说英语。在费城就诊期间,全靠FCCC的官方合作机构 CMAA(大通福克斯美国会诊中心)。除了医疗全程的口头及文件翻译之外,该机构还为G先生提供了医生预约、接机、住宿、全程的就医陪同等安排,让他能够 安心接受治疗。最终,Smaldone医生在保住G先生仅有的肾同时,成功地切除了病灶,手术保留下了高先生95%的右肾,而且术后第二天肾功能就恢复到 术前水平,术后三周的肾功能检查,已经达到正常值,整个过程在一个月之内顺利完成。

谈及给中国病人看病的经历,Smaldone医生说,语言不通是个挑战,但却不是治疗过程中的阻碍。

“我们可以说,G先生的手术达到了完全的成功,”医生兴奋地说。

对于这次美国就医,G先生感言消费大有可能会是不少中国病人的阻碍。在现阶段,中国的公共医疗发展滞后,民众为了治疗癌症往往都要自掏腰包,承 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这是中国社会的无奈。对于缺少希望的国人来说,美国医院的跨国医疗服务无疑能给病人提供多一种选择,以及治愈癌症的信心。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了,”G先生说。“对很多人来说,为了生命倾家荡产都值。”


美国大通福克斯肿瘤中心成立于1904年,是美国第一家肿瘤医院,是美国国家癌症 研究所(NCI)指定的综合癌症中心,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的重要成员之一,是美国顶级多学科综合治疗肿瘤的专业机构。


该中心汇集了许多杰出 的科学家,曾获二项诺贝尔奖(包括乙肝疫苗的发明);并拥有国际一流的多学科肿瘤专家团队,有52位医生是NCCN小组的成员,多位医生在NCCN担任专 业学科主席及美国各肿瘤专业学会的领导人。该中心1/4的医生都是美国最佳医生,由他们组成的多学科专家团队为我中心的远程会诊提供病理会诊和个性化、多 学科的综合治疗方案及建议。许多肿瘤的疑难杂症汇集到该中心后得以解决,该中心对肿瘤的控制和治疗水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推荐阅读:

1、NCCN主席Robert Carlson, MD医生加入我中心合作单位Fox Chase Cancer

2、Fox Chase Cancer Center专家应我中心邀请,参与307医院淋巴瘤科学术交流

3、乳腺癌患者福音!Fox Chase癌症中心启动新的抗PD-L1免疫治疗临床试验

上一条:Caris分子图谱检测会诊让60岁IV期乳癌患者得到完全缓解

下一条:【患者自述】质子治疗肺鳞癌:一位老人内心思想的决策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400 6939 700
  • 中国总部:
  • 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51号,国悦府,100036
  • 美国总部:
  • 809 N.Bethlehem Pike Building F-2nd Floor Unit,Spring House,Philadelphia,USA,PA19477-0297

CMAA

Copyright 2009-2017 大通福克斯美国会诊中心 京ICP备13034560号-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支持: 北京逗号网络